引用自 http://4bluestones.biz/mtblog/2009/02/post-845.html
d25

把敵人變朋友,你的職場表現必定不凡;策反反對黨,你的幸福人生亦隨之而來,戲劇的大學問同樣也是人生的大學問。

「我說的話,你都沒有聽進去。」這是夫妻吵架時經常出現的對白。盡心盡力對待愛人,最怕「我本有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溝渠」。

聆聽枕邊人的話語,有時幸福,有時沈重,因為愛人絮語有時蜜甜,有時碎煩,全看你用什麼心情相對待。當然,情人的相互配合度攸關著彼此的幸福指數,全看你是否能夠體會及享用。

日本影星廣末涼子在《送行者─禮儀師的樂章》中飾演的是一位有所為,有所不為的妻子,她的態度決定了夫妻倆的幸福指數。

丈夫本木雅弘的樂團解散了,她不擔心,可以再找其他樂團啊!

本木雅弘花了大錢買大提琴,她很生氣,竟然沒有事先告知!

付不起房租的本木雅弘決心回老家生活,她很開心,勤儉度日共患難,她願意!

本木雅弘找到納棺師的工作,她很火大,賺死人錢很沒面子呢!

贊成,是賢慧與體諒?不贊成,就是唱反調嗎?人生是非黑白不是這麼單純地一刀切,但在《送行者─禮儀師的樂章》的前半段戲中,廣末涼子的小酒窩一直扮演著溫暖甜美的陪伴力量,讓在職場上飽受挫折的本木雅弘有一個避風港灣。

d02 

因此,當她生氣時,本木雅弘的肩頭壓力頓時就增加了好幾百倍,理由很簡單:「你不拉琴了,我說好,你要回老家,我也說好…」一路窩心相伴的妻子,從不唱反調的妻子嫌你每天都去伺侯死人堆裡,「多沒面子啊!」要求你另外換個工作,過份了嗎?你為什麼都不聽妻子的心情告白呢?

同學的異樣眼光,鄰居的嫌憎表情,本木雅弘都可以不在乎,同個屋簷下共患難的妻子要求另外找工作的壓力,卻是他承受不起的重擔。但是,就在過去納棺的經驗中,他清楚感受到這個工作的特殊性與重要性,他頂住了妻子的壓力,堅持自己的選擇,即使廣末涼子在盛怒下,喊著:「我說的話,你都沒有聽進去。」就跑回娘家去了,本木雅弘還是沒有放棄這份工作。

眾人皆曰不可,連妻子都離他而去,本木雅弘的孤單身影,其實就是最淒切的一闕黯然銷魂曲,用來熨貼生離死別的殯儀館業務,因而產生了交響效應,讓人格外期待本木雅弘的生命伴侶究竟會不會回來?

答案是肯定的,離開,當然有情緒,回來,則有使命。當廣末涼子盡釋前嫌地出現在本木雅弘眼前時,所有同情本木的觀眾幾乎都有一種寂寞得解的快慰;可是當廣末涼子以肚中寶寶的未來幸福為由,要求本木雅弘辭缷納棺師的工作時,就有如致命的必殺絕技,本木雅弘再也難以推拖了。

人生如戲,人生不時會有「山窮水盡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」的意外轉折,戲劇世界更需要這種出人意料大逆轉,《送行者─禮儀師的樂章》的逆轉功力其實只把握住一個原則:讓最強力的反對黨,都變成最熱情的啦啦隊。其他的,就請大家到戲院裡面去找答案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【送行者:禮儀師的樂章】電影官方部落格

departur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